标题: 姐姐以身试刷,性药摧哥住院
mimi





UID 3341226
精华 67
积分 1507873
帖子 41261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11-9
发表于 2022-8-6 08:3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姐姐以身试刷,性药摧哥住院

,       本来,前两天写累了,想休息几天。今天看几篇兄弟的贴子,多有感慨。尤其是写自制延时剂的,让人想起当年因为帮人买性药差点闯祸、以及自己曾也使用的一此体会。
   当年,随改开,西方各种东西都传进中国。在性药上尤“伟哥”岀名。用具上也五花八门,最牛的是魔都第一次“性”用品展销会,竟在市工人文化馆底层大厅办的。大报还作了新闻。那次我也去看了,第一次见识了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。那时很年青,才刚二十样子,有些看不懂拿来做什么用。买的、选的都象交头接耳。大厅嗡嗡的,听不见说什么,也不好凑上去听。也不好去问。看见“跳蛋”知道是性具,但根本不知道那玩意儿干什么用,怎么用。唯一样东西不用教,那就是假阳具,一看就懂。但也不是真懂,那些中老年男人买假阳具有啥用,除了老远看见人家选电动阳具,手里的阳具龟头会动。其他就没啥意思,对那些摆放药品,更不好意思拿来细看。
   再稍后来, 录像出现了。于是,又象读书时代传阅手抄本一样,私下交流黄色录像带。更把借来的录像带翻录,再去交转。更有意思的事:我们的车间主任,白天人家“孝敬”他几盘带子。晚上加班回去晚了,路上被联防队拦查,把后书报架上用报纸包着的几盘带子查岀来了。结果通知厂里派人去协助处理。带子自然是没收,好在他拒不交代来源,没牵连其他人。好在厂里和区局又有关系,一通电话把他放过,让厂里把人领走。结果第二天,就全厂传开了。
    当年的录像带质量不高,翻录来翻录去,模模糊糊的,清晰的很少。尽管这样,我和几哥们儿,只要谁拿来带子,上班就溜了去同事家看带子,临下班才回来。看了带子没地方实践可不行,那各自找门路了。好在我有女朋友,但那时不开放,也没场所。偶尔去她成婚的哥哥家,乘没人偷个腥,终究难得机会。刚好,厂里有个中层青年干部死了,为照顾遗属,把他老婆调我们单位。于是,花番功夫把这个姐姐拿下了。
    好多人觉得要找嫩的,我觉得,找嫩的是到了一定年龄后才追求的目标。刚出道,还是找个这样的姐姐比较好,尤其是那个年代。对楞头青而言,什么都不用考虑。她会处理好一切。在一个单位里,只要自己别犯痴,别人那知道。不知道自然不会有风言风语。她管仓库,我去领东西太正常。而且,我们从不在单位眉来眼去。她有儿子,放学由外婆领,她下班再去接,我借领东西说一声,她就安排,下班各走各,直接去她家。门一关,怎么都行。
   女大疼郎,玩姐姐比玩妹妹省事。她会处处照顾到你,从情绪到身体,甚至生活。我的看法是,楞头青应该先从玩姐姐开始,等“长大”了,再出去恋爱结婚。这么比较好,恋爱成功率也高。如果你有心,从姐姐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。这些东西对将来自己“寻食”绝对大有帮助。  
     我真正对女人了解,并不是录像带,也不是女朋友,而是这个姐姐。有关女人所有一切,她都会巨细无遗的告诉我,包括怎么生小孩。有些,甚至连夫妻都不一定提及的秘事。
我在她身上探险一切,从扒开看到塞东西进去。她满足我一切好奇愿望。上次,我看见有兄弟问:拿火柴棍捅女朋友尿道会不会被踢出去。我想告诉他:若有这样的一个姐姐你根本不用担心。我何止用火柴棍捅尿道,我用四根筷子插进阴道,分别一边两根撬开,看里面到底长什么样。当说起生小孩与阴道的扩张性,我立即试验:先是玻璃花露水瓶,后是一个玻璃杯塞进去。记得当时之前判了一起流氓虐妻案,非常有名。说是一个丈夫有虐妻习惯,久而久之妻子害怕性生活,于是他更变本加厉,强迫妻子,并常以刷子捅妻子阴道泄欲。终于,妻子逃出家庭求助庇护,并上诉离婚。本来只是起普通离婚案,结果情节引起社会公愤,离婚案变成刑亊案。男的吃了官司。当时各报纸纷纷报道,各位有兴趣可以自己查,女的好象姓蒋。便提出试下看看,太过分了。她当然害怕,我不管,直接拿来牙刷。没办法,只让试。但说好,由她自己试着放,我只能看,不能动。结果,牙刷还真放进去了,当然不能刷。我要求让我尝试轻轻刷一下看看,勉强同意了,还真能刷的,只是要轻轻的,很慢很慢的。诸位兄弟,要不你们也回家试试?
    再说性药,曾一段也尝试过。有段时间,我同学老婆在帮人做这买卖。我买过伟哥、苍蝇水之类,还有其他什么迷情药,迷神药。催情水,延时剂,催情剂……。结果后来多数是扔了。一是那时年青精气足,伟哥之类意义不大。二是用不上,愿意的我不需要靠迷情药,不确定的,我也不敢。苍蝇水贵,送人了。有一种迷神药我试了一粒,真有用的。有次玩过一小妞,第二次见又缠又闹要我答应毎件事,我烦她。心想拿她试试药灵不灵。领回家,放一粒在可乐里让她喝,结果喝太快,喝完杯底还有一半没化开。开始还闹着,没多久注意力就分散了,人还能正常行为。说话也行。就是思路不行。我告诉她欠了我钱,要在欠条上签字画押,她真照办了。然后,我在她乳晕上画圈圈,她是有意识的。不让画。我硬是画上。第二天,我拿着欠条让她还钱,她一脸懵逼,已经记不得了。我问她奶头洗了没有,她对圈圈也一脸迷茫。
    催情水也试过一次,那是个离异少妇,认识了个帅哥打算结婚,来和我分手。那天约了我家吃饭,吃饭间,我提岀最后一次,不同意。要早点去接女儿。我下了点催情水她饮料里,过会就不提接女儿,我一搭手,她就说我打个电话,然后说加班让她妈帮接女儿。感觉催情水不光催情,好象还有使女人更温柔的作用。倒十一点钟,送她回家,分手前,她问我是否给她下药了。看来,她对自己的异常反映是有感觉的。还有快感喷雾,我给二三个女的试了下,一开始都说不好,有辣辣的感觉,之于真有因为喷雾有效果,我不知道。因为分不出是我动作起的作用,还是喷雾起效果。
    另一种是延时剂,我感觉没啥实际用途,我感觉,射精是受欲念控制的,和吊头麻木无关。我还是坚持认为淫由心起,心淫起念,念起阳,阳谢精。把握好心淫起念,就能控制的。享受的就是感觉,把感觉弄没了,未免本未倒置。
    关于壮阳药,我自己也基本不用。还那句话:欲起自然直。心有多淫,吊有多硬。主要还是体力跟的上。体力跟不上,动几下就懒得动了。希望早点了事拉倒。
   我有个哥哥,不是亲哥,是同事。关系特别好,平时有啥好事都想着我。每每家里买了好菜,就要我跟他回家。嫂子也对我非常好,每每去了非常热情。没孩子就夫妻俩。是既兄又友。家里什么事都跟我说,大有妻如衣,友如弟的作风。甚至,如果稍不满,当我直接开骂。其实嫂子比他能。她从厂团书记到车间主任。我这个哥到终就一普通工人,可在家就是横。还好赌。赌输了没钱想赌,就想损招,说我需要用钱,那嫂子肯定给呀,但嫂子他为人,提岀要亲自给我,于是我被逼无奈,替他做了。但好长心里不安,虽然嫂子不提,心想帐总挂在我名下,为了不坏了嫂子对我印象,我想自己把钱了,只希望他下不为例。那知,他手一摆,那事早解决了。我问怎么解决,他说,我跟她说:他钱还我了,被我花了。靠,就那么无赖! 后来,退休了,去得少。偶尔也去看看,谈起他们以前一伙来往。问我同学老婆那还买得到药,我问谁用,他说给某某买。 我丝毫没察觉他在弯弯绕。因为我们以前没忌讳,甚至连他和嫂子床上有点啥,在我这都不忌讳。没想退休后人也隔阂了,不然,也许另样,起码,我会买好点的。我问清要多少,那种。结果,买了国产的“威而康”。大概叫这名吧,我记不清了,弄了二大包给他。约么大半年,他整个人都变了,一下衰老许多。我再去,嫂子乘他不在悄声问:你是不是给他买那种药了。我说是呀,他说别人要的。 嫂子说他乱吃药吃得血压都没快了,差点要了他命,住院住了一个月才保住。(到底是血压高还血压低,我忘了,反正血压) 这时,他过来:你们在说什么。  后来知道,退休更有时间麻将了,不光麻将有女人。女人输多了就要以身体抵。他无所谓,身体不行就吃药。麻将日夜,女人常常。床上桌上不停息,没多久就垮了。

顶部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2-8-15 22:43

Powered by Discuz! Comsenz Inc.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Mimi⋯Board - Archiver - WAP